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您尚未登录,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! 登录 | 罗友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 找回密码
 罗友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83|回复: 0

春节听书 | 社会学名著《礼物的流动》

[复制链接]

签到天数: 3 天

[LV.2]偶尔看看I

1万

主题

1万

帖子

3万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31006
发表于 2019-2-6 09:47:5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luojisw 于 2019-2-6 09:47 编辑


春节听书 | 社会学名著《礼物的流动》

和你一起终身学习,这里是罗辑思维

新年好!今天是大年初二,正是走亲访友,串门拜年的好时候。

推荐你收听一本社会学的名著,我们“每天听本书”栏目解读的《礼物的流动》。

这条音频大约28分钟。讲的是我们生活中礼尚往来的现象,非常有意思。推荐你听一听。


前言

你好,欢迎每天听本书。本期为你解读的是一本人类学领域的经典,书名叫做《礼物的流动》,副标题是“一个中国村庄中的互惠原则与社会网络”。

我们在生活中,经常会听到这样一种说法,说中国社会是一个人情社会、关系社会,而想要托人情、找关系,就免不了要送礼。几乎每个中国人都送过礼,也收过礼。从你生日时收到的礼物,到你朋友结婚时随的份子钱,这些都是你在参与送礼、收礼的证明。

在人类学中,送礼、收礼都叫做礼物交换,这种行为广泛存在各种人类社会中,因为它是人们相互交往、交换资源的一种重要方式。只是在中国,礼物交换的重要性似乎又上了一层,以至于有时候,我们判断一个人是否成熟的标准,就是他能不能熟练掌握送礼的规矩,跟各种人打好交道。

虽然送礼在中国非常重要,但其中的规则却很少有人能说清。这种规则上的模棱两可,时不时就会让我们跌一跟头。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,很可能吐槽一下就抛在脑后了。但本书的作者阎云翔并不是这样。他作为城里人,以前在农村生活时,遭遇的一大困惑就是:村民在春节拜访亲戚时,居然会用自家蒸的馒头作为礼物。也正是因为这种困惑,作者对中国灵活有趣的送礼风俗一直很感兴趣。所以当他在哈佛大学开始攻读博士学位时,就把目光投向了当时还少有人涉足的中国礼物交换研究。于是,他就以黑龙江下岬村为研究对象,从选题确立到本书完成,历时八年,为我们呈现了一个北方村庄的礼物交换体系。虽然下岬村的情况肯定不能代表中国的整体状况,但很多共通的东西,还是给中国人如何送礼、为什么送礼等问题,做出了令人满意的回答。

可以说,这本书是作者的成名作。1996年,当这本书的英文版在美国出版的时候,专门研究中国的权威期刊《中国季刊》就评价说:“这清楚地表明一个新的中国研究领军人物开始踏入该领域。 ”而事实也的确如此,作者以文化人类学教授的身份,担任了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中国研究中心主任。

介绍完这本书和作者的基本情况,接下来,我们就来看下作者是怎么梳理出中国人的礼物交换体系的。总的来说,书中内容可以分为三部分内容:

第一,人们是怎么送礼的?

第二,人们为什么要送礼?

第三,送礼的规则随时间发展有什么变化?
春节听书 | 社会学名著《礼物的流动》

第一部分

好,我们先来看看第一个部分的内容:人们是怎么送礼的?

我们在前面提到,即使是那些经常送礼的人,也很难把送礼的规则讲清楚。但如果我们能把细节问题暂时搁置,那所谓送礼的规则,其实可以拆分为两个问题: “什么时候要送礼”和“送什么礼”。

我们先来看“什么时候要送礼”这个问题。这个问题说的是什么?其实是送礼的场合和目的。

我们仅从字面意思来看,所谓“礼物”,就是在特定礼仪场合送出的物品。比如说同样的红包,在过年的时候送出,就叫压岁钱,在结婚的时候送出,就叫份子钱。中国人很清楚这点,所以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会将“礼物”简称为“礼”。而一个人要是没能在特定场合送出礼物,他会被人说成“不懂事”“不懂礼”。

因此,要弄清送礼的规则,把场合分类就很有必要。那采用什么方法来分类呢?很简单的分类方式就是正式场合和非正式场合,用术语来说就是仪式化场合和非仪式化场合。比如说结婚、葬礼就属于仪式化场合。在这类场合中,通常都会有邀请客人、大摆酒席和礼物记账等仪式。而非仪式化的场合则没有这些固定环节,比如说亲戚日常串门走动,通常比较随意。

除场合之外,我们送礼时也有着不同的目的。有时候,我们送礼是为了表达感情,这时候的礼物就叫做是“表达性”的。比如说,你给好朋友送生日礼物,不是因为你有求于他,而是因为你们之间感情很好。而有时候,我们送礼是为了一个功利的目的,那这时的礼物就叫做是“工具性”的。比如说,如果你考试不及格,偷偷送礼给老师,想让他高抬贵手,放你一马。不过严格来说,其实所有的礼物都兼具表达性与工具性,只不过比例有差异。

根据刚才讨论的不同场合与目的,我们就可以把送礼活动分成三大类。首先是仪式性场合中的表达性送礼,包含了生育庆典、订婚、结婚、丧礼等仪式。然后是非仪式性场合中的表达性送礼,包括了亲戚间互相拜访、拜新年、交换食物等等。最后就是工具性送礼,比如我们都熟悉的“走后门”“找关系”。

解决了“什么时候要送礼”这个问题,我们再来看“送什么礼”的问题。

对很多在城市长大的人来说,提到礼物,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一些精致昂贵的东西,比如说首饰、名牌包。但实际上,礼物的种类可以说是五花八门,从馒头到鸡蛋,从衣服到毛毯,从牛羊到现金,都可以当作礼物。只不过,在有些特定场合,人们会更倾向于送某一类礼物。

就以书中提到的下岬村为例。如果村里有人家生了孩子,亲戚朋友来拜访看望时,他们送的礼物通常都是一些有营养的食品,比如说鸡蛋、红糖。另外,毛毯和婴儿衣服也是常见的礼物。不过,随着物价上涨,人们开始流行送一些现金。有一个现象很有意思,不管是营养品还是现金,这些礼物一般是由女性来负责送出的。因为村民认为,刚生完孩子的母亲很虚弱,如果有男人靠近,母亲容易被男人的阳气所伤害,影响奶水。

在讲了“什么时候要送礼”和“送什么礼”两个问题之后,我们对送礼规则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。接下来,我们就来具体看一下,中国的送礼有什么特别的地方。

在本书之前,研究礼物交换的学者有一个共识,那就是,互惠原则几乎适用于所有人类社会的礼物交换。什么是互惠原则呢?简单来说,就是你送我一块钱的礼物,我也要回赠你一块钱的礼物。不过,互惠原则也有不适用的时候。有些情况下,收礼的人是不需要回礼的。比如说,北美的一些印第安人部落中,就流行一种叫“夸富宴”的习俗。举办“夸富宴”的通常是部落里有钱有势的首领,他们在宴会上杀猪宰羊的同时,还会给客人各种礼物,比如金子、牛羊。只要客人无心与主人斗富,那他们就不用给主人回礼。这种情况,礼物交换就不是互惠的,而是单向的流动。在这种关系中,与收礼人相比,送礼人一般在权力和名声上更占优势,所以,礼物也就流向了较低的社会等级的人手中。但我们中国的情况与众不同,收礼反而成为了声望的体现。一个人能收到的礼物越多,说明他越有地位。也因此,我们社会的礼物是向更高的社会等级集中的。

那这是为什么呢?其实,这里面主要有两个原因:一是家庭发展的周期,二是社会等级的差异。

为什么家庭发展周期会导致单向送礼呢?这主要是因为年轻夫妇在刚分完家后,为了建立自己的私人关系网络,他们需要积极参与到礼物交换过程中。但由于他们早期并没有很多机会举办各种自己的仪式,所以总体来看,他们送出的礼物是远多于收到的礼物。这种情况也同样出现在家庭发展的晚期阶段,在子女分家后独自生活的老人,他们不仅要偿还之前欠下的人情,也很少有机会举办自己的仪式,所以礼物会从这些老年家庭流向其他家庭。当然,有时候年轻人为表孝心,也会单向地送给老人礼物。老人收到的这种“孝敬礼”越多,就越显光荣。

不过,造成单向送礼更主要的原因还是社会等级差异。礼物往往从无权无势的人向有权有势的人手里集中。最常见的情况就是普通老百姓给领导干部们送礼。比如说在下岬村,村民经常会抱怨,随礼带来的花销实在太大了,经济负担很重。但与此同时,他们也会表示自己并不小气,在随礼时都很慷慨。有趣地是,大多数村民都表示,自己送出的礼物要超过收到的礼物。可这多出的礼物都送到哪里去了呢?村民的答案很一致:村干部。村民们为了维持跟村干部的关系,都会参与随礼。但村干部因为自己拥有的权力,却不用担负回礼的义务。

当然,领导干部之间也存在单向送礼,比如说下级与上级、平级同事之间。一般来说,平级同事之间会维持互惠的原则,但频繁的职务升迁就会打破这种平衡,可能让之前的随礼有去无回。至于给上级领导的单向送礼,就更加普遍了。有些干部们经常会打着群众的名义给上级送礼,声称这是为了感谢领导们对公共事务的辛苦付出。此外,上级如果有举办婚礼、庆生宴等仪式,下级干部也会随礼,而且还不指望回礼。

还有一种情况是存在于农民与他们的城里人亲戚之间。中国由于城乡差距巨大,农民在与城里人打交道时,常常处于劣势。农民有时会被城里的亲戚认为低人一等,所以在送礼时,很多时候是得不到回礼的。比如说,下岬村有一位村民曾经参加了三次城里侄子的仪式,但轮到他自己办婚礼时,侄子却没有出现,一气之下,他就跟侄子断绝了往来。

可为什么中国社会如此不同呢?作者认为,关键是它背后的特殊制度在起作用。在主流的礼物研究中,国家对于个人生活和地方经济的影响是有限的。但我们不一样。1949年后的几十年中,中国人都处在计划经济和国家再分配体制之下,所需的资源和机会都由干部群体来分配的。在这种情况下,干部的优越地位让他能够跳出互惠原则的道德束缚,从而不必给地位更低的送礼者回礼。甚至可以这么说,当社会上层的权力足以垄断各种资源,那下层送出的礼物就更像是义务性的贡品。

好了,上面就是为你讲述的第一个方面的内容,人们是如何送礼的,以及我们国家送礼的与众不同之处。正是因为计划经济和国家再分配体制下的社会特点,在中国,权力和声望反而都属于收礼的人。

第二部分

在了解了人们是如何送礼之后,接下来,我们来看第二方面的内容:人们为什么要送礼?

对我们很多人来说,送礼的支出并不是一个小数目。曾经有调查发现,一些中国家庭用于送礼的花费,能占一年支出的两成。有些人为了送礼,甚至还会去借钱。比如说书中就举了一位黄先生的例子。黄先生家里经济条件不好,有一年的正月,他一次性收到了三家婚礼的请帖,而这三家哪一个都不能忽视。他自己手头紧,只能向亲戚借钱,才随上了三家的礼金。

既然送礼事实上已经变成了负担,那为什么我们宁愿借钱,也要参与到其中呢?其实,这里面既有道德的约束,也有功利的目的,而这正好对应着“人情”和“关系”两个概念。

先来看“人情”这个概念。中国人所说的“人情”,不仅是指人的感情,还表示一套社会规范和道德义务。很多时候,正是人情,促使人们参与到礼物交换中。

人情对送礼的一个基本要求,就是在前面提过的互惠原则。而互惠原则在具体实践中,也发展出了很多具体的规则

最基本也最明显的规则是,互惠是普通人往来的基本要求,这体现在双方都有义务长期地送礼、收礼和回礼。很多人在被问道为什么要随礼时,他们会用“礼尚往来” 四个字回答。其实,我们现在所理解的“礼尚往来” ,已经跟与古人的理解不一样了。古人所说的“礼尚往来”,强调的是礼仪制度,关心的是宏观的社会秩序。但到了现在,我们普通人对宏大问题没那么感兴趣,就把古人这一套转化成送礼的具体规则,强调人们之间的交往是通过礼物交换完成的。

接下来一条规则是,现有的等级体系不能随便打破,无论是家庭等级还是社会等级。简单来说,就是对什么人,送什么礼。一份过大或者过小的礼物都有可能冒犯到收礼者和其他送礼者。举个书中的例子,20世纪60年代,下岬村里曾经有个搬到城里的年轻人,为了显示自己的大方,在一个婚礼上送了一份很大的红包。参加婚礼的其他客人很不高兴,因为对比之下,他们自己的红包显得小了,感觉丢了面子。可就连收红包的主人也不开心,因为这份人情总要还的,而这对他是个负担。最后,这位年轻人的父母不得不出面道歉,解释说自己的儿子还太年轻,不懂礼。

此外,还有一条规则被称为“礼从往来”,就是要根据你们双方之间的交往来置办礼物。比如说老张曾经接受过老王的帮助,那老张在给老王随礼时,就可能会提高礼物的价值,而这有可能开启一段更亲近的关系。

最后一条规则,是人们普遍认为,回礼时应该稍微增加礼物的价值,以避免回礼变成了还债。

当然,虽然我们总结出了这四条送礼的规则,但我相信你总是能列举出一些反例。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规则有问题,而是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,不要拘泥于这些规则。正如下岬村一位精通礼仪的老人所说,随礼的本质是表达人情,即使你不清楚所有规则也没问题,只要依从人情,就不会犯错。

如果人情是促使人们送礼、随礼的道德要求,那“关系”这个概念,就更多反映了送礼的功利目的。对中国人来说,送礼不仅是情感的表达,更是一种有效的工具,帮助自己建立、维护各种关系。

很多人可能会看不上“搞关系”的做法,但在中国,特别是传统中国,关系能给人提供经济功能、社会保障等不同功能。我们就以下岬村为例,来看下这两种功能是如何在村民生活发挥作用的。

先来看经济功能。这一功能可以体现为“求帮工”和“私人融资”两种模式。所谓“求帮工”,其实就是在农忙时节,一家人忙不过来的时候,请亲朋好友来帮忙干活。这种帮助虽然不用直接支付酬劳,但主人家花费也并不少,因为他必须提供饭菜烟酒,而且质量还要不断提高。尽管如此,村民们只要能从亲友处求得帮助,就不会花钱雇外面的工人。因为这会让别人认为,他在村里的关系几乎为零,会被人笑话的。除了“求帮工”,关系还带有私人融资的功能。由于政策规定,村民的房产和土地都无法抵押,所以他们几乎无法从银行贷款,只能求助于私人关系。下岬村村民将私人借款分成“借钱”和“抬钱”,“抬”是“抬高”的“抬”。借钱是不收利息的,而抬钱是收利息的。但不管是哪一种,双方要达成交易,都要依赖他们之前建立的关系,因为这是他们之间信任的基础。

除经济功能外,“关系”的另一个重要功能是提供社会保障。历史上,饥荒曾经是农村生活的一部分,而广泛的私人关系网络有助于村民度过难关。比如,在大跃进时期,下岬村经历了严重饥荒,在这期间,那些有着村外的关系的村民,饿死的比例要明显偏低。有一位郭先生回忆说,当时他跟妹妹都非常饥饿,妹妹还多次昏倒过去。是他那嫁到别的村子的姐姐,在危急时刻借给了他180斤粮食,这才避免了悲剧的发生。

好了,上面就是为你讲述的第二个方面的内容,人们之所以要参与到礼物交换的过程中,不仅出于人情这一道德要求,还有出于建立关系的功利需求。

第三部分

在前面的内容,我们已经讲解了人们送礼的规则和独特之处。但必须要提醒你的是,这些规则绝不是死气沉沉、一成不变的。随着社会的变迁,人们也在调整着送礼的规则和方式。所以下面,我要为你讲述是第三方面的内容:送礼的规则随时间发展有什么变化?

为了更好的说明这个问题,我们仍然以下岬村为例,选取最普遍也最有代表性的礼物类型,也就是彩礼和嫁妆,来做下研究。由于村民普遍都会保存结婚时收到的礼物的清单,作者得以考察了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期间,彩礼和嫁妆内容的变化。

首先来看新郎家给新娘家的彩礼。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到九十年代,彩礼的花费可以说增速非常快。我们来看两组数字就能感受到。据统计,在五十年代早期,结婚所需的彩礼是两百元,而到了九十年代,这个数字就涨到了一万元。即使考虑到通货膨胀的因素,这增长速度也是非常惊人的。

当然,除了花费上的增长,彩礼的内容也在变化。一般来说,彩礼可以分为现金和实物两部分。在五十年代,彩礼所包含的,只有订亲钱这一部分。在理想情况下,这份钱可以帮助新娘的父母给女儿准备嫁妆。但是,新娘父母拿着这份彩礼去给儿子操办婚事的也不少见。由于订亲钱是新郎家直接交给新娘父母的,所以新娘父母通常倾向于索要较高的数额。但到了六十年后期,由于彩礼被认为属于封建传统,受到猛烈批评,订亲钱的数额下降了。但很快,两种新的现金礼物弥补了这个落差。一个叫“买东西钱”,这个不是给新娘父母的,而是新郎家用这笔钱,给新娘买些衣服、鞋子等物品。另一个叫“装烟钱”,由于新娘在婚礼上,有一个给新郎家的长辈装烟的仪式,这笔钱算是直接给新娘的酬劳。而到了七八十年代,随着“订亲钱”“买东西钱”和“装烟钱”的不断上涨,这三项礼金最终都被合并成一项,叫做“干折”,意思就是折合了的彩礼钱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份“干折”,是直接给新娘本人的。

此外,新郎家提供的实物彩礼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起初,新郎家是不需要提供实物礼物的。那时候,也很少有普通人家能为儿子的婚事添置一些新家具。但到了六七十年代,实物彩礼不仅出现了,而且种类越来越多,不仅包括床上用品、家具,还有所谓的“四大件”,也就是自行车、缝纫机、手表和收音机。等到了八十年代,这份礼单又增加了电视机、洗衣机等物品。这时候,很多物品已经超出了新婚夫妇的实际需求。所以到了九十年代,这些实物彩礼都转化为“干折”,最终都以现金的形式体现出来。

总之,在四十年间,彩礼的内容经历了一个轮回:从只有订亲钱,扩展到六种现金礼和实物礼,再最后回到单一的现金礼“干折”。

说完了彩礼,我们再来看下嫁妆。与彩礼相比,对嫁妆变化的研究相对比较困难,因为彩礼通常会有公认的标准,而嫁妆则更多由新娘父母,根据自家条件状况来定。不过总体来说,自1950年以来,每个家庭的嫁妆支出也是不断增多的。

我们在前面提到,很多新娘的父母会把收到的彩礼留下来,拿出大部分去给儿子操办婚礼,可能只拿出大约一成当作女儿的嫁妆。这种嫁妆本质上,是彩礼的转移,所以叫做间接嫁妆。而到了六七十年代,嫁妆占彩礼的比例已经开始大幅上涨了。有一些父母开始把彩礼全部都给了女儿当作嫁妆。再后来的八十年代,有些富裕家庭已经在彩礼之外,额外再多给女儿一些陪送,比如说彩电、冰箱等。这些超出彩礼的嫁妆,就已经是直接嫁妆了。

直接嫁妆出现的时间,跟干折几乎是同时。这背后,其实反映了一个整体的社会趋势,那就是在婚姻这件事上,父母的控制权越来越减弱,而新人的自主权在不断地提高。新娘和新郎掌握了绝大部分的婚姻开支,有些新郎甚至会怂恿新娘,向自己家索要更高的彩礼。因为新娘拿到手的彩礼,很快就会变成他们小家庭的共同财产。而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,人们对夫妻小家庭的重视,超过了对大家族的重视。

好了,上面就是为你讲述的就是第三方面的内容:送礼的规则随时间发展有什么变化?通过对彩礼和嫁妆变化的考察,我们可以看出父母权威的衰落和个人的崛

总结

到这里,《礼物的流动》这本书的核心内容就为你讲述完了。由于本书有近19万字,很多内容无法一一陈述,但最精彩和引人深思的部分,相信你已经从三个方面基本掌握了。最后我们再来简单回顾一下。

第一部分讲的是人们怎样送礼,中国社会里的礼物交换,又有什么特殊之处。因为计划经济和国家再分配体制下的社会特点,在中国,权力和声望反而都属于收礼的人。

第二部分主要解释了人们为什么要送礼。人们之所以要参与到礼物交换的过程中,不仅出于人情这一道德要求,还有出于建立关系的功利需求。

第三部分主要以彩礼和嫁妆为观察对象,展示了送礼规则如何随时间发展而变化,也从侧面反映出了农村父母权威的衰落和个人的崛起。

当我们赞美一位学者的研究能力时,经常会用到一个词,叫见微知著。可以说,本书的作者确实做到了这一点。

送礼这个行为,几乎存在于所有的人类社会中,不论是非洲的游牧部落,还是亚洲的文明古国。但可能是因为我们对礼物太习以为常了,反而会忽略了这里面复杂而丰富的内涵。

可这个内涵,作者看到了。他把礼物当成趁手的工具,以简单易懂的方式,把一个中国人的社会关系网络和等级结构绘制了出来,让我们这些读者能够以一个第三者的角度,重新审视“人情”“关系”“送礼”等已经习以为常的概念。

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曾在他的名作《乡土中国》里提出“礼俗社会”和“法理社会”的概念。法理社会有明确、公开的行为准则,依靠国家权力来推行。而礼俗社会的行为准则更多是不明确的经验和惯例,寄希望于靠传统来推行。但也正因为如此,礼俗社会在快速变化的时代是无法存在的。

从这个角度来看,《礼物的流动》一书算是礼俗社会这个概念的延续和扩展。送礼这种礼俗,在经济快速发展、传统逐渐式微的当下,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。当送礼的功利性作用逐渐被健全的社会体系所替代,当送礼的复杂和含混不明阻碍了人们对效率的追求,或许在将来,礼物会卸下身上的重担,单纯地成为情感的载体。

好,本期音频的内容就讲完了。你可以点击音频下方的文稿,查看全文和脑图。恭喜你,又听完了一本书。

撰稿:大象公会
脑图:摩西脑图工作室
转述:成亚
来源:得到



上一篇:春节听书 | 翻开《乾隆皇帝的荷包》
下一篇:春节听书 | 半小时了解《游戏剧本怎么写》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罗友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死磕自己 愉悦大家
       
    忘了密码|使用说明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罗辑思维论坛|逻辑思维|   

GMT+8, 2019-2-17 10:31 , Processed in 0.218749 second(s), 41 queries .

© 2001-2011 Powered by Discuz! X3.1. Theme By Yeei!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